社科网首页|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沈晓雷:津巴布韦“后穆加贝时代”以来的政治变迁

日期:2019-08-07
沈晓雷 

中国社会科学院西亚非洲研究所助理研究员 


2017年11月,津巴布韦发生政治剧变,罗伯特•穆加贝辞去总统职位,前副总统埃莫森•姆南加古瓦继任总统,津巴布韦进入“后穆加贝时代”。姆南加古瓦上台执政后,在维持政治稳定和执政党津巴布韦非洲民族联盟—爱国阵线(简称“津民盟”)团结的基础上,转变执政理念,开展政治改革,举行了相对自由与公正的选举。姆南加古瓦在2018年7月30日的总统选举中获胜,津民盟的执政地位得到巩固,津巴布韦有望进入政治稳定与经济发展的机遇期。 


一、顺利举行大选 

姆南加古瓦上台后不久,便多次表示将按期举行“自由、公正与非暴力的选举”。从大选进程来看,姆南加古瓦政府基本遵守了承诺:反对党可在全国各地自由组织集会和竞选活动,军队和警察无论在竞选阶段还是投票日当天,都只保留少量武装力量在现场维持秩序;共有560万名选民登记注册,最终投票率高达近75%。

此次大选在2018年7月30日举行,为总统、国民议会和地方议会“三合一”选举,主要竞争者为执政党津民盟和反对党争取民主变革运动—联盟(简称“民革运—联盟”)。根据选举结果,津民盟候选人姆南加古瓦获得246万张选票,得票率50.8%,民革运—联盟候选人纳尔逊·查米萨获得215万张选票,得票率44.3%;津民盟获得210个国会议席的145个席位,民革运—联盟获得63个席位。

不过,此次大选也并非完全一帆风顺。8月1日下午,民革运—联盟的支持者因不满选举结果而上街游行并引发骚乱,军队与警察上街清场导致至少六6人死亡。8月10日,民革运向津巴布韦宪法法院上诉,要求裁决姆南加古瓦当选总统无效。此举导致姆南加古瓦宣誓就职仪式被迫推迟,直到8月24日津巴布韦宪法法院宣布姆南加古瓦获胜有效后,才正式于8月26日宣誓就职。
 

二、转变执政理念 

姆南加古瓦上台后,吸取穆加贝执政后期因经济凋敝和民心思变而引发政治剧变的教训,充分意识到发展经济和改善民生对维持执政地位的重要性,明确表示“经济比政治更加重要”,“搞政治的时代已经结束”,政府的工作重心必须转移到经济发展上来。他为此而采取了一系列举措,其中包括修改本土化政策、追缴外流资金、将津巴布韦航空公司等国有企业进行私有化等,以求使津巴布韦经济走出泥淖。

赢得2018年大选后,姆南加古瓦继续贯彻经济优先的执政理念,任命非洲开发银行前首席经济学家穆苏利·恩库贝担任财政部长,确立“商业开放”、重新融入国际社会和建立以私营企业为主导的市场经济的路线图,并出台了《过渡期稳定计划(2018年10月—2020年12月)》和《国家发展五年计划2021—2025》等指导性经济发展纲要。目前来看,这些措施已经取得一定成效,如2018年津巴布韦共获得158亿美元的国外投资承诺,其中已实际投资18亿美元;经济增长率从2017年的2.9%提高到2018年的4.0%等。

三、开展政治改革 

穆南加古瓦政府上台后,为改善穆加贝执政后期的政治乱局,、切实巩固执政党地位,、真正实现政局稳定,而开展了一系列政治改革。

(一)缓和民族关系

津巴布韦是一个多民族聚居的国家,其中绍纳族和恩德贝莱族为两大主体民族。这两个民族在津巴布韦独立之前便存在矛盾与斗争,独立后,穆加贝政府因推行一党制等因素而采取民族高压政策,并派遣军队进入马塔贝莱兰实施了“古库拉洪迪”的行动,导致当地大量平民伤亡。此后,恩德贝莱人的地方民族主义思想一直比较严重,尤其是在2000年之后的历次选举中将选票主要都投给了以民革运为首的反对党,他们甚至还成立了一些激进的地方民族主义政党,谋求建立联邦甚至分离出津巴布韦。

姆南加古瓦上台后,为缓和与恩德贝莱人之间的关系而采取了一系列举措,其中包括签署《国家和平与和解委员会法案》、,启动国家和平与和解委员会,以求在和平与和解的基础上弥合绍纳人与恩德贝莱人之间的裂痕;2018年6月23日在布拉瓦约的白城体育馆遭到炸弹袭击后,明确表示此事与布拉瓦约人无关;在2018年9月接受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采访时,甚至表示将就“古库拉洪迪”行动进行道歉。如果能够真正推动两大民族实现和解与团结,无疑将非常有利于津巴布韦的政治稳定与社会经济发展。

(二)加强执政党团结与能力建设

姆南加古瓦上台后吸取穆加贝执政后期执政党内部斗争导致政局动荡的教训,开始着力加强执政党内部团结与能力建设。

首先,鉴于穆加贝在党内的历史地位和贡献,姆南加古瓦政府一直给予其充分尊重和经济待遇,此举有利于稳定和团结仍支持穆加贝的政治力量。

其次,加强执政党制度与能力建设。一方面,在新一届内阁中恩库贝、奇坦杜等专业人士担任内阁部长,以求实现专家治国;另一方面,让从内阁部长职位退下来的津民盟党内元老,如前财政部长齐纳马萨、前内政部长穆波夫等在党内担任专职,加强党的组织与能力建设,以求实现“以党领政”。

再次,确定姆南加古瓦为执政党津民盟2023年总统候选人,以避免执政党内部像穆加贝后期那样围绕最高权力而展开的斗争,从而保持党内团结和集中精力加强执政能力建设。

(三)深入推进反腐工作

姆南加古瓦在2017年11月上台后便承诺将对腐败采取零容忍的态度,以便为社会经济发展和外来投资创造良好的内部环境。自2017年12月起,姆南加古瓦政府先后逮捕多名前政府高官,并在总统和内阁办公室下分别设立反腐特别小组,携手国家反腐败委员会等机构联合开展反腐行动。

赢得2018年大选后,姆南加古瓦政府进一步加大反腐工作的力度,并将反腐工作的重心放在金融与税务领域,重点调查银行和税务系统的腐败问题。如姆南加古瓦政府在这两个领域的反腐工作能切实取得成效,无疑将有助于津巴布韦实现金融稳定与财政收支平衡,从而推动经济的恢复与发展。

四、挑战和不稳定因素 

姆南加古瓦政府虽已在政府治理、执政党建设和政局稳定等方面取得较为丰硕的成果,但仍面临一系列挑战和不稳定因素。

(一)选举进程中的民族与地域倾向

自2000年6月津巴布韦国民议会选举以来,津巴布韦在历次选举中均具有强烈的民族与地域倾向:津民盟的选票主要来自绍纳人聚居的农村地区,而马塔贝莱兰和中部省的恩德贝莱人,以及哈拉雷和布拉瓦约等大城市,都将选票都主要投给了以民革运为首的反对党。2018年7月总统选举的情况虽有所好转,如姆南加古瓦在南马塔贝莱兰省和中部省的得票率均领先于查米萨,但在北马塔贝莱兰省、哈拉雷和布拉瓦约,仍大幅落后于查米萨。选票的分布情况说明了两个问题,一是恩德贝莱人仍然对津民盟和绍纳人心存芥蒂,二是城市居民更易受到经济萧条和就业不足的影响,因经济长期低迷而对津民盟严重不满。

(二)民心思变

姆南加古瓦虽在2018年总统选举中获胜,但仅获得了50.8%的选票,勉强超过半数,这与经济困难导致民生为艰、民心思变有关,民众迫切希望实现彻底的政治与经济改革。姆南加古瓦政府在2017年11月上台后虽承诺将大力发展经济和创造就业,然而到选举前夕,经济状况并未出现大幅改观,人们对其的态度也在短短几个月之内由支持变为不满,并进而希望通过选举而更换领导人,借此实现彻底的政治与经济变革。2018年8月以来,由于现金不足、美元溢价、物资短缺和通货膨胀等问题依然严重,人们的不满情绪日益高涨,并已多次走上街头表达不满。

(三)恢复和发展经济尚需时日

姆南加古瓦政府还面临两个大的经济挑战:一是现金短缺及由此带来的美元溢价和黑市汇率高涨问题。自穆加贝执政后期以来,由于美元现金不足,津巴布韦逐步形成美元、债券货币和电子支付三种方式并存的交易体系,政府虽规定它们等价,但在市场上一直是美元价值高于债券、,债券价值高于电子支付,由此导致许多商家或只接收美元,或采取三级定价,从而严重扰乱了正常的经济秩序。二是与西方关系在短期内无法得到实质性改善,从而难以从西方获取大量贷款、援助和投资。解决现金问题和改善与西方的关系,都非一蹴而就,津巴布韦还将面临经济恢复与发展的调整期。
 

自2017年11月津巴布韦进入“后穆加贝时代”以来,姆南加古瓦政府转变了执政理念,开启了政治改革,在政治领域确实较穆加贝时期取得了较大的进步。然而,在未来发展道路上,津巴布韦仍然还面临一些挑战与不稳定因素,能否解决这些问题,实现政治、经济与社会的可持续发展,将对津民盟的执政地位产生至关重要的影响。

(作者:沈晓雷,中国社会科学院西亚非洲研究所助理研究员。摘自《当代世界》2019年第3期)

版权所有:中国非洲研究院